天秤座的普京在中國國慶長假最後一天迎來了他62歲生日:執政16年來,第一次給自己放了生日假,“躲”在渺無人煙的西伯利亞森林里,“細節不詳”。
  占星學家說,天秤座的內心是孤寂的,竊以為,這八卦的調調用在普京身上倒是極為貼切的——尤在當下。
  執政16年,普京的支持率從未如此之高,俄羅斯國內百貨商場里售賣的普京T恤出了一季又一季,然而,在國際舞臺上,他卻從未如此落落寡歡。
  生日這天,向他電話道賀的,除了獨聯體兄弟,最顯赫的人物恐怕就是有小心思的安倍和已經下了台的貝盧斯科尼。與小布什的“心靈”私交,為默克爾披衣的紳士灑脫,早被烏克蘭戰場的滾滾硝煙驅散湮滅。
  赤裸裸的現實是,他花費數百億美元擺下的今年冬奧大會遭到西方冷落,他本來要坐莊的八國峰會被無情取消,就連在異國舉辦的G20峰會,也被人聒噪地質疑與會資格。烏克蘭人把他的頭像印在廁所紙上,英國記者把他描繪成自戀的“霸道總裁”,而美國前國務卿更是將他與希特勒相提並論。
  而普京的孤寂,不但在於西方為他掩上了門,更在於他曾想“取悅”世界,卻被世界誤解,甚至辜負。
  關於普京的眾說紛紜中,中國學者馮紹雷的評價頗為中肯,他說,普京並不是傳統的俄羅斯政治強人,但也區別於上世紀九十年代鼓吹歐美自由主義的人,他是特殊的威權主義者,他迎合了轉型時代民眾對民主體制和大國夢的追求,非歐美國家在從前現代向現代轉型的過程中,威權的存在幾乎是一個普遍現象。
  2012年再次當選總統時,普京在紅場民眾歡呼中流下熱淚的場景至今令人難忘。當一個人願把國家當做畢生服務的對象,並甘心為此忍受無名的責難與無窮的壓力,至少,是當獲得最起碼的敬意。 據新華國際
  (原標題:普京的孤寂)
創作者介紹

全家幅

pi53pisp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